• 文章标题
  • 阅读
  • 日期
  • 0
    2017-11-29
  • 寄魂祠古怪的摩的司机钱文生是一家外贸公司的底层业务员,三十多岁了却连个正儿八经的女朋友都没有。属于挣了钱就喝酒打牌,没钱再去拼命挣的主儿。昨天他突然申请,要求调到偏僻的疙瘩岭工作,把同事吓了一大跳,老板却乐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
    2017-11-29
  • 梦枕今年圣诞节,在一堆朋友送的礼物里面。李毅最喜欢的是一个样式很简单的枕头。他已经记不得这枕头是谁送给他的了。但是这个枕头非常的柔软舒适,只要枕着它就很容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0
    2017-11-29
  • 恐怖之潜规则楚楚很是生气地说:“这会儿你还在跟我装蒜啊!名字有重名的,身份证号码总不会有重的了吧?死不承认干吗啊,是不是想蹬了我啊?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0
    2017-11-28
  • 恐怖之203室文革后期,师范学院各部门逐渐恢复了正常工作。住房分配小组把这套空了几年的203室分给了一位姓邓的青年教师。这位邓老师年龄已经龄已经不小了,急着要房子结婚所以并没在意这栋房子里曾死过人。婚礼顺利举行。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0
    2017-11-28
  • 你睡了我的地方2005年?我记得不是很准了,在初秋,我和朋友喝多了点酒,走起路来东倒西歪,可是到家还得经过一段半小时的小路,我俩走了一会儿,实在受不了,我看见路边有点点斜坡,长满草,便道:“睡在那草上软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0
    2017-11-28
  • 穷途有路陆二麻先和黑皮说好,在洪安路交山货的,谁知,还没过半个小时,又接到黑皮的电话,说改了地点。黑皮对陆二麻说:“晚上八点,在金兰湾见面,你站在那棵最高的木棉花下转三圈,我就知道是你了。&rdq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0
    2017-11-28
  • 心怀鬼胎门铃响了,明亚打开门,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塞薇。她拎着包袱站在门外,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。明亚愣了一下,随即笑了笑,走上去抱住塞薇:宝贝儿,你终于回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
    2017-11-27
  • 疯狂电扇别开开关陆林有点儿不明白,现在的天气,怎么可以这么热。都10月份了,从教室到食堂走了一圈回来,他就已经满身的汗水。打开新搬入的宿舍的门,刚要扭开墙上的开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
    2017-11-26
  • 将军的婚约李达只是张元帅手下一个毫不起眼的偏将,却被张元帅的女儿张玉珠相中,两人私下相约,今生今世只爱对方,至死不悔。张元帅知道此事后,异常震怒,堂堂一个三军大元帅的女儿,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出身低微的偏将呢?然而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
    2017-11-26
  • 公室袋子我后悔。而且后悔极了。后悔午休时间不该在办公桌上睡了太久,而导致现在办公室里只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加班。更要命的是,我昨天才从一个前辈口中得知这栋办公大楼流传的一个鬼故事。我一个人加班到了将近午夜,一天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
    2017-11-26
  • 阎王的账单不知怎么回事,恍恍惚惚中我被黑白无常架着来到了阎罗殿上。扑通一声,他们把我狠狠地按跪在地。我费尽全力爬到阎王的脚边,使劲儿摇着阎王的裤腿声嘶力竭地呼号:“你们这样对我真是太不公平了!我才五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0
    2017-11-26
  • 禁屋当我醒来时,发现自己被囚禁在一间屋子里。然而,噩梦才刚刚开始……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6
    2017-11-25
  • 女吊一)民国十八年,上海十六铺“新化园”推出了一出名为《女吊》的地方戏。一时之间,报纸媒体,大街小巷到处都是《女吊》戏文的宣传。《女吊》来源于浙江一带,是有名的地方戏。《女吊》和别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
    2017-11-25
  • 太平间里有掌声安定医院太平间的守夜人是个姓程的老头。程老头有个儿子,刚四十出头,身体健壮,可惜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子。程老头没啥爱好,就爱说两段山东快书。别的不说,只说好汉武松。他说起书来,就像换了一个人,说得有板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
    2017-11-25
  • 人体纪念碑查晃是个画家,这天他背着画夹独自进山写生。正走着,两只硕大无朋的凤尾蝶翩然从面前飞过,五彩斑斓的颜色让他眼前一亮,不觉就跟着蝴蝶走了下去。两只蝴蝶在茂密的灌木丛林中飞了很久,转过一个山坡就不见了踪影。...[浏览全文]

 661    1 2 3 4 5 下一页 尾页

更多恐怖鬼故事

    头条恐怖鬼故事